您好,《企业文化》编辑部·欢迎你投稿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企业文化 > 企业在线 > 企业风采 >

温州信贷危机的原因及解决途径

2013-11-20 11:07   来源:企业文化杂志 作者:赵达  点击:

温州信贷危机的原因及解决途径 赵达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 摘 要:自温州信贷危机出现以来,很多人把危机的原因归为温州人的投机。这是对经济问题缺乏认识的表现,本文将探讨危机更深层次的原因如:信贷紧缩和国家对房地产的控制导致资金链的断裂等等,从而找出

  温州信贷危机的原因及解决途径

  赵达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

  摘 要:自温州信贷危机出现以来,很多人把危机的原因归为温州人的投机。这是对经济问题缺乏认识的表现,本文将探讨危机更深层次的原因如:“信贷紧缩”和国家对房地产的控制导致资金链的断裂等等,从而找出利率市场化等有效的解决途径。

  关键词:信贷紧缩 货币政策 货币发行权 利率市场化

  正文:1.温州信贷危机的原因

  自温州信贷危机出现以来,有媒体认为“温州的危机就是高利贷的危机”而本文要为投机正名,并指出危机的根本原因。

  我们知道,温州人的确是善于投机,温州的企业家不是熊彼特创新意义上的企业家,而是柯兹纳说的那个“警觉利润机会”的企业家。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温州人就开始投机,只不过那时温州人投机的是小商品,因为那时小商品短缺,后来小商品丰富了,温州人转而投机生产要素,典型的是土地(房地产)、矿和近年来的货币资金(高利贷)。可以说,温州人的投机就没有中断过。而且,更重要的是有原始积累的不限于少数温州人,而是很多温州人,所以温州人的投机有全民性的味道。

  第一, 这次温州的信贷危机,导火索是“信贷紧缩”和国家对房地产的控制导致资金链的断裂。比如,房地产降温后,投资在房地产中的资金不能变现,这时如投资者或银行要把资金抽回,而房子跌价卖不动,这就会导致资金链断裂。但这是表面的原因,房地产这个泡沫即使政府不控制,也是要破的,危机是迟早的事。问题在于,当初的泡沫是怎么吹大的,要从这里面找原因。

  第二, 2008年之后,央行把货币当做是刺激经济的手段,实行了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要指出,在那次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时期,获得信贷的主要是国有企业,因为承担“铁公基”和能源项目的主要是它们。当资产市场价格百分之五十,一百的增长时,实体经济领域就会发生资金倒吸效应。钱反而要大规模的留出实体领域,这在温州不是少数。其结果,于是扩张货币,资产价格越是得不到控制。此时,大型企业尤其是国企,因为拥有有利的融资条件,可以利用资产泡沫大发其财。所以,此番扩张政策不仅没有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反而扼杀了一批中小企业。总之,大量的信贷资金,通过“建设”的方式流入市场,这些资金又大量进入房地产、农产品和矿,推高这些商品的价格。正是这些商品价格的上涨,诱惑了温州人。

  第三,2009年四万亿投资迄今并没有全部结束,与此相配套的项目贷款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市场利率持续升高,同时也导致了“民工荒”,民营中小企业在资金层面受到的挤压更为严重。

  第四,政策短时间内急剧转向。在08年到09年间政府还在刺激经济。企业和个人于是扩大生产,增加投资可是到了10年上半年政策转向紧缩。这种情况下,利率再高,企业也要贷款,否则会立即血本无归,没时间处理资本。因此,政策短时间内急剧转向也是高利率和倒闭率的重要原因。

  2.解决途径:

  第一,要从根本上解决危机,必须改革造成危机的信用扩张制度,这个改革的最终目标,奥地利学派已经给出,就是消除政府对银行的控制,改革部分储备的银行制度,并最终取消政府的货币发行权。要知道,温州的问题其实是全国的问题,在政府拥有信贷扩张的权力的大背景下,民间金融创新的空间不大,即便是有,也还是难以避免发生再次的危机。人的投机性不可能消失,如有(信贷扩张创造的虚假的)利润机会还是会去尝试,而不论当地有什么样的创新性的金融机构或组织。因此,中央政府必须从制度上解决信贷扩张的问题。

  其次,通过促进利率市场化,双轨变单轨,或者至少让双轨宽度收窄。由于现行条件下资金紧张,即使贷款利率实现自由浮动,其对信贷市场的冲击应该也不会很大。与此同时,适当放开存款利率上浮空间也是可以考虑的。如此一来,一方面银行存款成本上升,逐渐同银行理财产品、民间借贷市场拉平,促使私人资金从银行表外向表内回流、从民间借贷市场向规范金融市场回流,并提高了金融监管的效力;

  第三,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维护股票市场稳定,发展和规范债券市场。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开展兼并重组,完善上市公司现金分红和回购等政策措施,推进发行制度制度改革,改善市场供求关系。积极发展企业债,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等债务融资工具,完善债券市场发行规则与监管标准。

  第四,稳步发展多种所有制中小金融企业和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扩大村镇银行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试点,引导更多信贷资金投向农村,积极扩大农村消费信贷市场。鼓励各类银行设立不同形式的小企业信贷服务机构,完善落实担保,贴息等扶持政策,提高中小企业贷款比重。引导民间融资健康发展。

  第五,健全金融监管协调机制。进一步加强中央银行与金融监管部门的沟通协调,形成监管合力,避免出现系统金融风险。

  对于政府要不要救市的问题,现在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关于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财税和金融政策,它一定有一个假定,就是你不是去炒房、炒地、炒资源、炒矿产品,而是从事实体经济。当然,其中的困难是实际运行中我们无法准确判断它到底是从事实体还是从事投机。

  因此,本人并不同意中央银行买单。熟悉温州民间信贷运作方式的人都知道,温州的坏账在表面上来看是一个个小坑,但下面却错综复杂、互相关联。救一个企业的钱有可能资金刚到账就被闻讯而来的债主瓜分一空。援引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的原话,“即便是1000亿元也不一定能解决现在的问题。”

  不过政府在此次危机中真正该扮演的角色还有很多。例如,应做好制度保障。逻辑上,温州发达的民间融资需要“黑社会”性质的收款公司来协助,收款公司正是对法治和产权的的替代。应维持社会应有秩序,防止高利贷恶性索债事件发生;控制房地产价格,因为抑制房价本身就是在紧货币,同时起到防止热钱流入的作用:尽全力优先保障跑路老板一线员工利益,到位或破产清算资金优先工人;利用资金链破裂的机会,积极引导产业转型和挤压出某些领域的泡沫等等。

  参考文献:[1]徐增标,孙克强;《对温州民间信贷危机的初步思考》,载于《江苏纺织》2011年第11期。

  [2]高霞;《印度小额信贷危机对我国的启示》,载于《黑龙江金融》2011年第2期

  [3]邓奇志;《货币银行学》.[M]四川大学出版社201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