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企业文化》编辑部·欢迎你投稿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企业文化 > 企业研究 > 法治文化 >

混合共同担保的责任分配

2013-07-30 16:22   来源:企业文化杂志 作者:谢知形  点击:

混合共同担保的责任分配 谢知形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 摘要: 人保与物保混合的共同担保情形下,各担保人担保责任的划分和确定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问题。根据不同的标准将其分为:有明确约定的混合和无明确约定的混合、债务人提供物保的混合、一般保证与物保的混

  混合共同担保的责任分配

  谢知形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

  摘要: 人保与物保混合的共同担保情形下,各担保人担保责任的划分和确定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问题。根据不同的标准将其分为:有明确约定的混合和无明确约定的混合、债务人提供物保的混合、一般保证与物保的混合和连带责任保证与物保的混合能更清晰的划分出各个担保人的责任分配。

  关键词: 人保 物保 共同担保

  随着现代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民事主体间的交易也频繁地发生。为确保交易的安全和债权的顺利实现,由债务人或第三人为主债务提供担保便成为一种屡见不鲜的现象。混合共同担保无疑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种担保方式。人保与物保混合的共同担保情形下,各担保人担保责任的划分和确定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问题。混合共同担保在实践中的有着十分多样的存在形态,根据不同的标准可做不同的分类。通过分类,可以将混合共同担保这个复杂的问题梳理得更加清晰,从而针对不同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合理地分配担保人的责任,保障每个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切实维护法律的公平和正义。

  一、有明确约定的混合和无明确约定的混合

  在混合共同担保中,根据当事人之间是否明确的约定,可以将其分为有明确约定的混合共同担保和无明确约定的混合共同担保。“在物的担保和保证的担保范围上,应当首先承认当事人之间约定的效力,因无关公共利益,法律没有必要强制当事人按照一种模式承担责任。法律规定的模式只能作为任意性规定。”《物权法》176条规定,被担保的债权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情形,债权人应当按照约定实现债权。在混合共同担保法律关系中,关于担保责任如何承担的问题当事人可以自由约定,这一点己经得到我国立法的肯定。但是在实践中,当事人间往往会只是简单的在主合同中的签字盖章,对具体如何分配担保责任则缺乏必要的约定。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事人之间产生纠纷如何分配当事人间的责任才能符合公平正义的法律理念,如何调整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并尽快解决矛盾就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下面将重点探讨。

  二、债务人提供物保的混合

  在现实的交易中,混合共同担保中物的担保人既可以是债务人,也可以是第三人。当债务人同时又是物的担保人时,在责任的承担上,债务人、其他物保人以及保证人之间是否应当有先后顺序呢?我国《物权法》176条在区分了债务人和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基础上,作出了不同的处理规则。该条规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时,如果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话,则债权人应当先就该物的担保实现债权。当保证和主债务人提供的物保并存时,无不要求先以物的担保偿债,保证人只承担补充责任。

  三、一般保证与物保的混合和连带责任保证与物保的混合

  根据混合共同担保中保证人承担责任的方式不同,可以将其分为两类:一般保证与物保构成的混合共同担保和连带保证与物保构成的混合共同担保。

  (一)一般保证与物的担保并存时

  1、一般保证

  一般保证,是指当事人约定保证少、仅对债务人不履行债务负补充责任的保证。通常认为,当债务人未按照约定在规定的期限内偿债时,保证人在法院或仲裁机关就债务人的财产强制执行之前,可以拒绝承担保证责任。一般保证人享有对抗债权人请求的权利为抗辩权之一种,具有一时的抗辩(延期的抗辩)的性质,称为先诉抗辩权。我国《担保法》17条规定:“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责任的,为一般保证。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在主合同纠纷未经审判或者仲裁,并就债务人财产依法强制执行仍不能履行债务前,对债权人可以拒绝承担保证责任。”

  2、一般保证与物的担保并存时

  在混合共同担保中,虽然既有物的担保又有人的担保,但一般保证人依然享有先诉抗辩权。当主债务届期,而债权人尚未请求法院或者仲裁机关对主债务人的财产强制执行时,一般保证人都可以先诉抗辩权为由拒绝承担保证责任。反之,如果按照法定程序对主债务人的财产执行完毕后仍不足以偿债时,则一般保证人就需要按照承担其相应的担保责任。

  (二)连带担保与物的担保并存

  1、连带保证

  “连带保证,谓保证人对于债权人约定于主债务人连带负担债务履行而为之保证。即无补充性之保证。”我国《担保法》18条第1条规定:可知,我国法律中规定的连带保证可产生于两种情形下,一是当事人间明确约定为连带保证的;一是当事人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时,法律推定其为连带保证。如果当事人间明确约定保证为连带保证的话,成立连带保证本就是当事人自己的意思,法律上也应该予以尊重。可以看出,法律上作出这样的规定无疑是更加侧重保护债权人的利益。立法的初衷可能是考虑到目前社会信用较差、债务人履约意识淡薄的现状,在当事人没有约定时法律上推定保证方式为连带保证,有利于加强债权的保护力度,也有利于加强保证人对债务人履约的监督。

  2、连带保证与物的担保并存时的担保责任

  当混合共同担保中的当事人约定保证担保为连带保证时,保证人和物保人之间的关系又是如何呢?他们对待主债务是否负有相同的担保义务呢?此时,可根据物保的提供者的不同分情况具体讨论。

  当物的担保的提供者是债务人时,无论是根据《担保法》28条还是《物权法》176条,都应当先由债务人就其担保的财产优先偿债。在连带保证与债务人提供的物保并存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债权人优先实行担保物权的原因主要有:其一,这样做更加符合生活逻辑和公平正义。虽然在连带保证下其从属性已经不明显,如果没有债务人提供的物的担保的话,债权人在主债务届期不履行的情况下径直要求连带保证人履行债务或是承担赔偿责任自无不可,连带保证人不得拒绝。如果债权人对债务人实行担保物权毫无阻碍时仍由连带保证人先承担责任的话,实在是对保证人大大的不公。其二,这样做也是出于经济成本的考量。正如有学者所言,“债务人是本位的债务承担者,保证人仅是代替其承担责任,在承担了担保责任后,仍然对债务人有求偿权。在债务人自己提供物的担保的情况下,首先处理该物清偿债务,可以避免日后再行使追偿权。”因此,由债权人先行使担保物权相对来说可以减少没必要的麻烦,显得更加简便、经济。

  参考文献

  [1]刘保玉、吕文江:《债权担保制度研究》,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

  [2]曹士兵:《中国担保制度与担保方法》,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