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企业文化》编辑部·欢迎你投稿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企业文化 > 企业研究 > 法治文化 >

浅析知识产权的时间性

2012-08-08 14:52   来源:企业文化杂志 作者:刘宇涵 陈媛媛  点击:

浅析知识产权的时间性 刘宇涵 陈媛媛 山东大学威海校区法学院 摘 要:时间性是知识产权最基本的几个特征之一,也称为知识产权保护期的有限性,它指的是知识产权只能在法律规定的有效期内受保护,超过法定的保护期限,就会自动成为公共财富,任何人都可以自由

  浅析知识产权的时间性

  刘宇涵 陈媛媛 山东大学威海校区法学院

  摘 要:时间性是知识产权最基本的几个特征之一,也称为知识产权保护期的有限性,它指的是知识产权只能在法律规定的有效期内受保护,超过法定的保护期限,就会自动成为公共财富,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本文分别从知识产权时间性的概念及性质,知识产权时间性的产生原因,知识产权时间性的具体表现,时间性是否为知识产权的基本特征的争议等几个方面介绍和研究知识产权的时间性。

  关键词:知识产权 时间性 目的 基本特征

  一、知识产权时间性的概念界定

  知识产权时间性,又称知识产权保护期限的有限性,是指依法取得的知识产权只能在法律规定的有效期内受保护,一旦超过法律规定的有效期限,除依法续展之外,这一权利就自行消灭,相关知识产品即成为整个社会的共有财富,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而不会产生侵权问题。这一特征是知识产权的几个基本特征之一,各国知识产权立法中都对其有相关规定。

  二、知识产权时间性的产生原因

  知识产权时间性的产生原因,也就是立法者之所以设置知识产权保护期限的目的,简而言之是指为了鼓励治理成果公开,促进科技进步和文化艺术的发展,推动人类社会繁荣,以平衡知识产权的专有权利与社会公众获得的知识成果之间的利益。建立知识产权制度的目的在于采取特别的法律手段调整因知识产权创造和使用而产生的社会关系,这一制度既要促进文化知识的广泛传播,又要注重保护知识产品创造者的合法权益,以调节知识产权专有性与社会性的矛盾。知识产权时间性的规定即是实现上述目标的手段之一,可以说规定知识产权保护期限就是一种利益调节器。

  三、知识产权时间性的具体表现

  1、起点的时间性特征

  知识产权受保护的基础是其客体即智力成果的存在,但是有些时候,知识产权时间性的起点并不是智力成果产生的那一时刻,而需要经过一定的手续或满足一定的条件,主要体现在商标权与专利权领域,如商标的设计完成不标志商标权的产生,而需经当事人申请以及商标局的审查才可能产生;一项技术发明的问世,也不导致专利权的随即产生,而需要当事人申请及专利机关审查。

  2、终点的时间性特征

  应该说这是知识产权时间性的本质特点,上文已在介绍其概念的时候有所阐述,即法律并不赋予知识产权与其客体相同的“寿命”,而是通过法律规定而限制知识产权受保护的期限。就好比说,一项重大的技术发明,可能会几十年上百年的运用于生产生活,但却不能给予该项专利权如此长的期限,而一般规定20年的保护期限;一本名著可能作为传世佳作被人们世代流传,但法律不能规定无限长的保护期限,如我国《著作权法》就规定以作者有生之年加死后50年为保护期限。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就是鼓励知识创造,推动社会进步,上文有具体阐释,在此不再赘述。

  1、 规定的差异性较大

  关于知识产权保护期限的规定,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异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体现法律对不同类型的知识产权规定了不同的保护期限,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商业秘密权、地理标识权之间,规定大相径庭,如一般规定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的有效期为20年,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利(及人身权利中的发表权)的有效期为作者终生加死后50年,商标权的有效期为10年,虽然可以无次数限制地续展,但是如果不续展,则权利终止。除彼此之间时限规定有差别外,其中商标权可续展,商业秘密权和地理标识权甚至不受时间性的限制。

  其次,表现在各国法律规定的不同,有点国家规定了较长的保护期,有的国家则较短,有的国家规定了有限的保护期,有的国家规定无限的保护期等等,如著作权中的署名权大陆法系国家一般给予不受限制的保护,而英美法系则一般规定有限的保护期限;同时,不同国家对于保护期限的起算点规定也有所不同,如对于商标权的保护,有的国家采用“注册原则”,有的国家则采用“使用原则”。

  最后,知识产权的保护期限因时代的不同而不同,一方面是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日新月异的变化,法律制度应适应其变化;另一方面是由于人们对于知识产权的认识在不断深入,所以会不断调整和规定最为适合的保护方式和期限。

  四、有关时间性是否为知识产权基本属性的争议

  有些学者提出,时间性不不是知识产权的基本属性和特征,主要是基于以下两个理由:一方面,基于稳定法律关系的目的,法律对任何权利保护都有时间性,如诉讼实效、取得实效等实效制度,有些国家的动产与不动产的时效取得制度,人身权利的保护期限一般为公民的有生之年等。另一方面,知识产权中的部分权利不受保护期限的限制,如上文提到过的商业秘密权,只要商业秘密未被知晓,法律就给予持续的保护。

  但以上对于知识产权时间性的认识存在偏颇和误解,首先,知识产权与物权、债权、人身权有本质区别,物权在其客体没毁损灭失时理论上可以无限期存在,超过诉讼实效的债权并不导致债权本身的灭失,而是失去了受到法律救济的权利,人身权完全遵循客观规律的变化而不是由于法律规定来确定时间界限。其次,不能因为存在个别的例外情况,而否认其他绝大部分内容呈现出来的突出特性,尤其是在法学领域,几乎任何制度都存在例外规定,而且要认识到得出知识产权时间性这一特征的前提是将知识产权与其他民事权利尤其是所有权相比较,是具有相对意义的概括和描述。所以,时间性应是知识产权固有的基本属性。

  参考文献:

  [1]曹新民《知识产权法学》【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1年7月

  [2]武汉东《知识产权法学》【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2月

  [3]来小鹏《知识产权法学》【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8年9月

  [4]徐颖辉《备受争议的知识产权》【M】世界知识出版社 2010年4月

  [5]温芽清、南振兴《知识产权特性新谈》【J】河北法学2010年7月,28卷第7期

  [6]曲博《再论知识产权的特征》【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 2008年9月,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