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企业文化》编辑部·欢迎你投稿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企业文化 > 企业观察 > 企业战略 >

苏州古典园林隐逸文化探析

2013-09-23 08:34   来源:企业文化杂志 作者:谭舒月  点击:

苏州古典园林隐逸文化探析 谭舒月 长江师范学院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摘要:园林符合士人寄情山水、追求独立人格的需求,成为隐逸文化的载体。隐逸文化促进了园林的发展,其隐逸思想也深深的植入了园林之中,渗透在园林立意、意境营造、空间布局等方面,处处体

  苏州古典园林隐逸文化探析

  谭舒月 长江师范学院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

 

  摘要:园林符合士人寄情山水、追求独立人格的需求,成为隐逸文化的载体。隐逸文化促进了园林的发展,其隐逸思想也深深的植入了园林之中,渗透在园林立意、意境营造、空间布局等方面,处处体现隐逸的思想情怀和文化精神,两者息息相关。本文以苏州园林为例,在分析苏州园林历史文化背景的基础上,探讨隐逸与园林之间所存在的关系以及隐逸文化在苏州园林中的体现形式。

  关键词:苏州园林 士人 隐逸文化

  1苏州园林文化背景透视

  1.1苏州园林概况

  苏州是举世瞩目的历史文化名城,沉淀了2500余年吴文化底韵[1],苏州园林乃文人园,是“士”文化的艺术载体[2]。苏州古典园林的历史可上溯至公元前6世纪春秋时吴王的园囿,私家园林最早见于记载的是东晋(4世纪)的辟疆园,历代造园兴盛,名园日众。明清时期,苏州成为中国最繁华的地区之一,私家园林遍布古城内外。16~18世纪苏州园林全盛时期有园林200余处,现在保存尚好的有数十处,闻名遐迩的有拙政园、沧浪亭、狮子林、留园等。因此使苏州享有“人间天堂”的美誉。以拙政园为代表的苏州古典园林于1997年12月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录”。

  1.2苏州园林发展历程与文化背景

  早在春秋时期,苏州皇家园林就已出现,吴王凿池为苑,开舟游式苑囿之渐,而后姑苏台在吴越争霸中毁于一旦。之后,苏州渐渐远离政治中心,文学艺术开始盛行。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我国传统文化承前启后的转折时期,山水田园诗、山水画、山水园林等都在这一时期兴起。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名士和文学家身逢乱世,林泉之隐和山水田园之乐就成为他们生活和情感的寄托,陶源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欣然归隐,以其生命实践,构建了林泉之隐的典型。其笔下的田园之乐,平淡,自然,真纯,质朴,成为古代文人士大夫的心灵家园。在这种隐逸文化的精神气候下,士人啸傲行吟于山际泽畔,体会自然真谛,讲究艺术的人生和人生的艺术,诗、书、画、乐、饮食、服饰、居室和园林,融入到人们的生活领域,普遍追求“五亩之宅,带长阜,倚茂林”[3]的高品位精神生活。但这种深处乱世的洒脱不羁、闲适自然却也更体现出了当时社会的动乱不安,以及对安定生活的向往。

  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的全盛时期,古典园林艺术从自然山水园向写意山水园过渡。白居易提出“中隐”思想,将传统的隐逸理论大大推进了一步“:大隐在朝市,小隐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喧嚣。” [4] “人间有闲地,何必隐林丘?”[5]这种以人处朝市,于园林盆栽拳石之中得心灵自由和放达的观念。中唐文人以片山拳石寓情游心,体味山林野趣,将大千世界中的宏观景物微缩到小巧玲珑的壶中天地,去体验和感悟人生的真谛。这种思维方式和审美意识,是中国古代士大夫文人文化艺术方法和情思意趣趋向内心世界发展的表现,而两宋理学之心的兴起,又进一步推动了这一文化思维与哲学意识。

 

  明清时期资本主义幼芽在苏州萌发,手工业发展极快,市场繁荣,文化艺术大发展。文人曾与造园,不仅在园林的精神内涵方面赋予了深层的内容,同时,不少诗人、画家也参与园林设计,将中国山水诗、山水画的独特的美学追求融会于园林之中,使苏州园林别具风格,疏野淡然、清新超脱、典雅精致[7]。

  2园林与隐逸文化

  2.1 隐逸文化内涵

  隐逸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隐逸文化以老庄的道家思想为哲学基础,是古代士人保持人格独立的一种处世哲学。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作为中国古代独特的知识阶层——士,是处于皇家贵族和平民百姓之间的中间阶层。他们来自民间,通过官学一体的科举之路走上仕途,在不同的社会层次上形成了一个松散不定而又内在统一的文化人群。士具有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有一种批判现实的理想和热情。他们重视精神生活,研习琴棋书画等文学艺术,具有较高的文化修养,代表着所处时代的最高文化水平。“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为士大夫的处世哲学。兼济天下者以儒学为思想武器,乐观进取;独善其身时消极退隐,为途穷之策。但无论得意失意、在朝在野,士大夫们皆以喜好山水田园之乐为名士风尚[8]。

  隐逸从行为上表现为短暂或长久的隐藏行迹,其中包含着疏离、逃避社会现实的人生态度;但隐士们在精神上保持着清逸脱俗的人格和淡泊的情怀,同时,也显示着人们对自然审美意识的思考。士人们因其生活意志的不同,采取的隐逸方式也各异:有的寄居林泉岩壑,远离尘嚣之隐;有的任散官、闲官、地方官为隐;还有的身仕心隐,所谓“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9]。但这种隐逸思想充满着矛盾。晋代陶渊明的隐身主张是隐身于世,从其《饮酒》诗中即可知。“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而隐于山林中的高士们,从心理上却是忍受着巨大的精神煎熬和矛盾思想的冲突,辨证地分析,他们的隐逸行为却更强烈地指向了“入世”。因为其“隐”本身就是对社会的一种反抗和逃避,遮蔽在超凡脱俗外壳之下的更多的是对社会的关心[10]。

  2.2 园林的隐逸功能

  隐逸与园林的历史在中国都非常古老,在魏晋南北朝士人园林出现之前,两者没有任何关系。但“园林”一词,是魏晋南北朝随着士人园林的出现而出现的。作为中国古典园林艺术典型代表的士人园林,就是在隐逸文化的直接影响下萌生、发展的,并体现出一种萧致、淡泊、自然的隐逸色彩[11]。士大夫阶层是隐逸文化的传播者和实践者,他们寄情一园山水,寻求精神自由,婉约的江南园林就成为他们净化心灵、保持独立人格的小天地。他们需要在游山玩水时表达洁身自好的态度,在园林经营中表现自己萧然高寄的胸怀,他们将人格价值和山水审美交融,与园林产生情感上的交流。他们的隐逸理想便不自觉地植入园林活动之中,以隐居园林的清朗风雅来抗衡朝仕的污浊纷繁,园林也就成了隐逸文化的基本载体。在隐逸文化的熏陶下,人们在园林中追求人格、气节和理想,于是对自然的审美意识逐渐苏醒。同时,园林的艺术构成也得到了不断地丰富,其精神内涵也得到了提高。

  2.3 士人园林产生

  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社会动荡,中央集权走向衰落,作为造园主体的文人、士大夫们厌烦战争,寄情山水,纷纷逃离官场,隐居山林田间,东汉中后期开始的隐逸之风成为时尚。士大夫阶层中,出现了相当数量的“名士”,如“竹林七贤”,他们以纵情放荡、玩世不恭的态度来反抗礼教的束缚,追求个性的解放。在这样的时代思潮下,社会上逐渐形成了游山玩水的社会风气,寄情山水、雅好自然成为社会风尚。为避免跋涉之苦,保证物质生活享受而又能长期占有大自然的山水风景,最理想的办法莫过于营造“第二自然”——园林[12]。而皇权对于隐逸的奖掖以及士人普遍把隐逸作为入仕的准备和补充,更直接促进了隐逸文化和园林艺术的普及与发展。隐逸文化和园林的迅速发展,互为表里。自此,园林开始成为士大夫们体验生命自由的一种文化载体,成为其追求超脱玄远的人格理想的重要途径。隐逸文化发展到隋唐进一步成熟,成为稳定而丰富的社会文化生活的重要补充。具有社会性的元代文人的隐逸,到明清已演变成浪漫主义文化思潮,园林中隐逸文化的影子,多属附庸风雅。随着商品经济的形成与发展,到近代,世俗园林已成为中国园林的主流。

  3隐逸文化对苏州园林的影响

  3.1 苏州园林中的隐逸文化体现

  隐逸文化经过了中国士大夫阶层千年来的不断取舍,已是一种文化意识沉淀。苏州园林多为住宅园林,又属于文人型园林,它所具有的文化内涵必然蕴涵隐逸性质。在梳理中国特有的隐逸文化后,反思苏州园林,更多的是偏向于以唯美为旨的隐逸观。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躲进蜗居的小筑,休问外物琐事,品香茗,看清流碧潭、亭台楼阁之胜,享曲径通幽、奇石怪岩、柳暗花明之趣—这就是苏州园林生活的基本写照。“悠悠上古,厥初生民。傲然自足,抱朴含真”,陶渊明的诗也许最能暗合园主士大夫们因政治生活失意而产生的归隐心态。于是,才会出现在逼逼仄仄的城市小巷深处,寻见“网师园”,体现出“不事王侯,高尚其事”的避世态度。这类的园主人是以半宦半民、半俗半禅的士大夫文人群体为主体。这些人多在官场仕途失意,渴望远离尘世,却又不愿或不能学陶渊明隐于山泽,“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居于城市却又要表达不媚流俗,不同流合污的志向,追求惟愿与山水鱼鸟相伴终老的理想,于是苏州园林就成了最好的载体。这一方小小的园林,是主人精神的绿洲和安逸的生活空间,寄托了他们的荣辱、苦闷和追求,也使他们体味到了其中的安宁与永恒。

  3.2 隐逸在苏州园林中的表现手法

  苏州园林园景一般朴素自然,园林建筑小巧玲珑,灰瓦白墙,色调偏于淡雅。造园之理论主旨,在于倡言静寂、清和、于喧闹的城市之间闹中求静,并有“林阴初出莺歌,山曲忽闻樵唱”,“俯流玩月,坐石品泉”之静趣。“虽为人作,宛自天开” 。隐逸文化不但促进了苏州园林的发展,而且“隐”的思想也深深地渗入了园林中。在苏州园林里,处处可以看到障景、抑景、漏景等隐的手法和体现隐的内涵的各种名称、匾联。从苏州一些园林的命名上即可窥见一斑:

  ○1拙政园:中国四大名园之一的拙政园,始建于明正德四年,由解甲归田的御史王献臣所筑,园名取西晋潘岳《闲居赋•序》“此亦拙者之为政也”,以此标识其归隐园居、保持心性本真。

  ○2网师园:网师园之“网师”,本是苏州人对渔翁的称呼,网师园在北宋时叫“鱼隐”,表明了园主史正志的隐逸之意。

  此外,苏州自宋以来,以“隐”、“逸”为名的,就有:桃源小隐、洽隐园、静逸园、逸我园、乐隐园、招隐堂等[13]。

  苏州园林的景点、景区设置,多出自诗文,其中以陶渊明居多。中国历代文人一直钦羡,仿效他意真、冲淡的志趣,学习他的飘然隐逸,将自己隐身于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内。拙政园之东部名为“归田园居”,乃模自《归园田居》一文的描绘,表明园主王心一对隐逸的乐趣和闲适心情。从这些景区的设立,可见园主人追求的境界是要摆脱外物的奴役,返朴归真,在虚幻中满足,在自然的宣泄中平息。

  4 结语

  苏州园林追求的首先是一种化景物为情思的意境,其次才是花木竹石本身形式。它把那些最能引起思想情感活动的自然因素摄取到园林中来,以心造境,赋予这些自然元素象征意义,最后反映高尚、深邃的境,使观赏者感到亲切,又感到崇高。这种观感恰恰也是以士大夫文人为代表的造园者追求的目的。他们把园林看作人生、仕途的一个精神驿站,仕途未顺,就退归于园林,作“退思”之方便;东山再起,即走出园林登上庙堂。可谓出入自由,进退自如。隐世又不离世,在现实中开辟出一块理想的乐园,使那些不能在现实中实现的理想、人格与抱负最终不必远游彼岸,而在这片心造之境中落地生根,达到心灵的“至乐” [14] 。

  参考文献:

  [1]仰观.苏州古典园林山水与文化的完美结合[J].环境导报,2003,(2):32-33

  [2]曹林娣.苏州园林的文脉[J].文艺争鸣,2005,(1):119-122

  [3]孙绰.《遂初赋叙》,见《世说新语》注引,第140页

  [4]严杰(编选).《白居易集》[M].凤凰出版社,2006.279-280

  [5]白居易.《白居易诗全集》[M].海南出版社,1992,(8)

  [6]王国猛,徐华.《朱熹理学与陆九渊心学》[M].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06.117

  [7]董正秀.明清苏州园林兴盛之背景透视[J].科学大众,2006,(5):33-34

  [8]王健.“隐逸”文化与中国园林[J].安徽建筑,2002,(6):20

  [9]吴聪巧.隐逸文化与江南园林[J].魅力中国,2009,(3):60

  [10]韩波,张玉芝.论魏晋“隐逸”风尚对士人造园活动的促进[J].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6):95-97

  [11]郭鹏飞.隐逸文化对文人园林的影响[J].南方建筑,2006,(12):106-108

  [12]周维权在.《中国古典园林史》[M].清华大学出版社,1990.42

  [13]佘依爽.虚假的本质:从苏州园林看中国传统园林的隐逸观与自然观[J].城市环境设计,2007,(3):106-108

  [14]田芳园.庄子的“隐世”思想与苏州园林文化[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5):23-24

推荐阅读

张朝阳:不断删除“必须”

◎张朝阳 搜狐董事局主席、CEO 1999年有个女记者写我的那篇文章写得非常好,但是题目不好叫做不知道为什么而奋斗我当时知道为什么而奋斗我为了追求公平而奋斗。 我那时候还是海归派,刚回来不久,后脚还在美国,特别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当时我已经出了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