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企业文化》杂志社·欢迎你投稿
北京时间:

您现在的位置是:企业文化 > 企业观察 > 企业战略 >

张朝阳:不断删除“必须”

2011-12-04 21:37   来源:中国企业文化网 作者:张朝阳  点击:

◎张朝阳 搜狐董事局主席、CEO 1999年有个女记者写我的那篇文章写得非常好,但是题目不好叫做不知道为什么而奋斗我当时知道为什么而奋斗我为了追求公平而奋斗。 我那时候还是海归派,刚回来不久,后脚还在美国,特别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当时我已经出了很大的

◎张朝阳 搜狐董事局主席、CEO

1999年有个女记者写我的那篇文章写得非常好,但是题目不好叫做“不知道为什么而奋斗”我当时知道为什么而奋斗——我为了追求公平而奋斗。
我那时候还是海归派,刚回来不久,后脚还在美国,特别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当时我已经出了很大的名气。但是,利还没有获得,金融不安全感深刻存在着。1999年尽管搜狐融资很多,但是作为公司CEO,我这种不安全感还是没有消除。
后来我说过一句话:我在名利的大道上一路狂奔。的确是这样。用了8年,现在金融不安全感彻底消除了。现在我知道了人生的意义,知道要干吗。自然界给人的寿命大概100多年,就是4万多天,这四万多天是不是高兴?每个人的存在都是自然界的杰作,但是这个杰作能不能活到一种最行云流水的状态?
我的奋斗就是要把奋斗变成不奋斗。我现在跟几年前完全不一样。几年前,我每天很早到了办公室,随时找我都能找到,几点、下一步干什么,一切都安排好。现在我把主动权收回了,只有我去找谁开会,我要不去找你,你是没有权力找我开会的。甚至你发一个短信,我都有权力不回。
我拒绝跟任何人吃饭。以前有很多广告商要见,现在广告商我都不见。见广告商可能会帮助这个季度的销售,但是我对这个季度和下个季度的销售不关心,我关心的是公司长久的竞争力。我在外面喝咖啡,有时候碰到一些人,他们要跟我谈跟搜狐合作的事情,我从来不谈——这是我下班时间,你跟搜狐合作,应该去找相应的部门。
这样一来,我可以不被干扰地来关注我认为这段时间公司最重要的事情。我努力做到每天在我专注工作的这几个小时里,能够达到绝对100%的关注。这样的话,我能想到以前想不到的事情,这样才有创造性——公司需要这么一个人提供创造性。我现在有一批管理者帮我运营公司,不需要我来运营。就像一个轮船,我没事拎着榔头在里头走来走去,走到哪里敲两下,保证机器正常运转。
如果我现在全然退休的话,肯定活得更高兴,因为我有太多兴趣了——思想、音乐、运动、穿越、散步、蹦迪。但是我还是有一些虚荣心的,希望把公司做得更成功。
中国很多做企业的人其实活得很累,因为他们在证明的道路上拼命奔跑。
他们都在一种价值观下朝前走。这个价值观是社会定义的,源自从小父母的教育、学校老师的教育、中央电视台的教育、报纸杂志的教育。这就像一条河,一棵大树横过来架在河上,就这一条道,无数蚂蚁沿着大树爬,看谁先奔到对岸——可我连这棵树都砍了,还有什么道?我干吗要过这个河?大家都是在一个价值体系下往上爬,而我是没有价值体系。这样我焦虑很少、活得很轻松、很年轻,我到七老八十,活得跟小伙子一样,大家都愿意来听我讲课——可能那就是我的归宿。
我追求的是——首先要把“必须做什么”和“应该做什么”的责任和义务从我的辞典里删去。这几年我就是一个不断删除的过程。目前来说,还没有删完。比如说,我的自由就必须建立在我江山稳固的基础上。“必须”二字还是在我的辞典里:我必须得从善如流,必须得处理各种“政治”,各种管理方面的事情我必须得去掌控才行。
我还是有一些虚荣心,还是需要有一些证明。我现在更关心的是做我自己的人体实验。一个人健康是怎么来的,思维对人的健康有什么影响。我就想做一个实验:当我停止思维的时候,可能我就不得病了,也不衰老了,可能也不死,就会活得很长,活到150岁。

推荐阅读

张朝阳:不断删除“必须”

◎张朝阳 搜狐董事局主席、CEO 1999年有个女记者写我的那篇文章写得非常好,但是题目不好叫做不知道为什么而奋斗我当时知道为什么而奋斗我为了追求公平而奋斗。 我那时候还是海归派,刚回来不久,后脚还在美国,特别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当时我已经出了很大的